您现在的位置:搜香港结果 > 学校概况 > 光辉历程 > 正文内容

我们失去了一座灯塔【半岛晨报】-大连理工新闻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9-05-15 浏览次数:

  我们失去了一座灯塔【半岛晨报】-大连理工新闻网
我们失去了一座灯塔【半岛晨报】 作者:single 来源: 时间:2009-04-24 06:25 钟万勰(资料片)王希诚孙懋德在钱令希的朋友和学生看来,他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更失去了一位指引方向的导师,失去了一座灯塔。昨日,本报记者走近大师的朋友和院士级、教授级的学生,倾听他们最深切的哀悼。钟万勰院士:我永远记得那个清晨1962年9月的一天清晨,从北京开出的火车到了大连。钟万勰院士永远忘不了那一天:钱先生竟然一大早亲自到车站来接他。先生向他伸出热情的手钟万勰院士自1954年从同济大学毕业后,最初在中国科学院力学所工作,迭受钱学森、钱伟长、胡海昌等多位大师的指点。“反右”之后,当他日益感到难以在科学院继续立足、彷徨无助之际,钱令希先生向他伸出了热情的手,钟万勰的人生轨迹自此发生了重大的转折。“我父亲钟兆琳先生指引我拜见了钱令希先生,并且告诉我:‘钱令希先生求贤若渴,你就去他那里吧!他会对你加以培养的。’于是我就下定了来大连的决心。” 一提搞科研便兴致勃勃“他已为我在大连的新生活安排好了一切。他非常信任我,将本来由他主教的结构力学课程交给了我,要我充分发挥作用。尤其是钱先生亲自制定了本校的工程力学要抓极限分析、应力集中的方向。因我孤身一人在大连,故得以和钱先生朝夕相处,几乎每个周日都是钱家的客人。所以我有幸经常聆听钱先生关于教学科研的教诲,受益良多。而每当讲到搞科研、做学问时,钱先生总是那么兴致勃勃、眉飞色舞,也使我深受感染,更平添几分追求上进之心。”“这段美好的时光承载了在那个历史时期难得的小康局面,时间虽然短暂,却促成了我人生的重要转折,令我终生难忘。”“别人不要,我们要!”1963年,大连工学院主办了塑性力学与极限分析学术会议。其间钱先生曾表示欢迎北京大学与中国科技大学的毕业生到大连来。王仁先生与胡海昌先生分别推荐了他们的学生程耿东与林家浩,说他们无非是有些家庭出身或社会关系之类的问题。“我还记得钱先生当时兴高采烈、喜笑颜开地讲‘别人不要,我们要!’的情景。其实,我又何尝不是由于钱老的这种不惧压力、非同一般的胆识才得以来到大连的呢?文革结束后,我校成立了工程力学研究所,屈伯川院长莅临讲话并亲自任命钱先生为所长。于是,钱老将昔日的一些得意弟子如隋允康、李兴斯、杨名生等从全国各地不能展其所长的环境中调回大工并委以重任,逐渐建成了一支有影响的学术阶梯队伍,奠基了大工力学系近半个世纪的繁荣。” 王希诚教授:他是像父亲一样的老师大连理工大学工程力学系教授王希诚昨日在接受采访时,提起恩师两度哽咽,难以成言。有幸得到钱老指导1965年,刚入大学不久,钱令希参加讨论学习方法的班会,那是王希诚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终身老师。“当时我很腼腆,又是近距离面对我崇拜的老师发言,话都讲不流利了,但老师却一直在和蔼地听着。从那时起,我就有一种要做先生研究生的强烈愿望。”1978年,作为“文革”后的第一批研究生,王希诚有幸得到钱老的指导而进入优化设计研究领域。“听先生的课是一种享受”“记得先生每次上课前,都给我们分发他连夜赶写并油印出的讲稿。先生知识渊博,实践经验丰富,讲课深入浅出,既有理论深度又有工程实例,同学都认为听先生的课是一种享受。我的硕士论文是先生定的题目,他经常关心论文的进展,有时还亲自计算校核结果,并时常告诫我们,不能因为有了计算机就淡化了对力学基础理论的学习。”1987年,王希诚被送到英国利物浦大学进行合作研究。临走前,钱先生专门和他谈了结构优化的实际应用问题,并叮嘱他要留心国际上计算机和计算模拟方面的最新进展。博士毕业后,王希诚希望开展结构优化设计并行计算方法的研究,钱令希不但给予了他肯定和大力支持,还推荐他申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此后,他在高性能计算方面的工作一直得到钱先生的鼓励。病床上不忘学术研究“对我们来说,先生是像父亲一样的老师。1998年,已经82岁高龄的他还亲自过问我的工作情况,并希望开展遗传算法方面的研究。”对后辈的关心,已经融入了钱令希的生活。王希诚说,有一个同事的家距先生家不远,每天晚上,先生如果看到对面的灯还亮着,就一定会打电话让那个同事休息,注意身体。“我最后一次去看他,他在病床上还念念不忘变分原理的研究,说哪一天开讨论会研讨,没想到讨论会没开,他就离开我们了。”王希诚哽咽了。为后辈树立宗师风范回顾自己在优化设计领域30年的工作经历,王希诚说,每到关键时期,他总能得到先生的及时指导,这让他受益匪浅。“优化设计追求快捷准确,科学研究工作讲究一丝不苟,现实生活提倡老老实实做人,这些品格在先生身上得到完美的融合。先生爱国敬业、矢志不移的高尚品德,锐意创新、求真务实的治学理念,提携后辈、传道授业的献身精神为我们树立了一代宗师的风范。”《院士的足迹》作者孙懋德:先生那些没被记录的“足迹”年近八旬的《院士的足迹》一书的作者之一孙懋德是理工大学校报前编辑室主任、编审。老家在常州的他作为钱令希的“半个老乡”,讲述了大师那些没有被记录的“足迹”。给学生寄去《爱莲说》钱令希酷爱书法。他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练习书法,一直到躺在病床上才停笔。“大工54届的一个学生在香港竞标中了一个大工程,那是在强手如林的情况下实现的。先生非常高兴,特意写了《爱莲说》寄给他,让他非常感动。”当时香港还未回归,钱先生的用意很深。培养出辽宁第一个博士生在写《院士的足迹》的时候,孙懋德曾记录了钱先生培养出辽宁第一个博士生的事情。这名学生的名字叫施浒立,本来是学机械的,后来学无线电,最后因仰慕钱先生,转而学习力学。钱先生看了书稿后说,删去吧,别说得太满。孙懋德说,先生最不喜欢别人给他“拔高”,直说“受不了”,先生最喜欢朴实无华。病床上听《二泉映月》钱令希住院期间,孙懋德曾多次去医院探望。“先生躺在病床上听着《二泉映月》——那是他最喜欢的音乐。”欣赏音乐和练习书法是钱令希最主要的休闲方式,他曾给钟万勰写过一幅字:工作奉献求乐,处事助人为乐,生活知足常乐,闲暇自得其乐。钱先生对生活的热爱可见一斑。A30a首席记者辛敏娟文/图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